当前位置:八字预测网国学红楼梦中金钏被打时,贾宝玉是什么表现?
红楼梦中金钏被打时,贾宝玉是什么表现?
2022-09-09

贾宝玉是女儿堆里长大的多情公子,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文章,欢迎阅读哦~

《红楼梦》一书,最大的误读便是贾宝玉的那句:女儿是水作的骨肉,男人是泥作的骨肉,我见了女儿,便觉清爽,见了男子,便觉浊臭逼人。

很多读者由此便认定贾宝玉爱护女性,真真具有超时代意义,但却忽略了最本质的问题:贾宝玉为何会产生爱护女性的想法?又为何喜欢跟女孩厮混在一起?

要回答这个问题,我们不妨来到第59回“柳叶渚边嗔莺儿咤燕,绛芸轩里召将飞符”,在此回作者曹雪芹借丫环春燕之口,叙述了贾宝玉的另一段经典言论:

春燕笑道:“怨不得宝玉说:‘女孩儿未出嫁是颗无价之宝珠;出了嫁,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的不好的毛病来,虽是颗珠子,却没有光彩宝色,是颗死珠了;再老了,更变得不是珠子,竟是鱼眼睛了。分明一个人,怎么变出三样来?’这话虽是混话,倒也有些不差。”——第59回

贾宝玉的“鱼眼睛”理论,跟上述“尊重女性”的提法是相矛盾的。也就是说,贾宝玉的尊重和爱护只是给年轻女孩的,嫁了人的媳妇,或者上了年纪的婆子,那就没资格享受贾宝玉的尊重了,为何贾宝玉的“尊重爱护”竟有这样的权限要求?

另一方面,贾宝玉称“男人是泥做的骨肉,我见了便觉浊臭逼人”,可贾宝玉的男性朋友并不少,比如秦钟、蒋玉菡、柳湘莲、北静王水溶等,可见贾宝玉对男人的厌恶其实并不彻底。

通过这些现象,我们才能窥探贾宝玉“爱护女性”的内在逻辑:贾宝玉之所以喜欢在女儿堆中厮混,很大程度上是由封建制度下女性的弱者地位所决定的。

在封建社会,男人是社会的主导,他们掌握着整个社会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资源,整个国家机器的运转都是以男性为核心,女性只能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,生活在高墙深院之中相夫教子,仅此而已。

在这种制度环境下,就造成了普遍的“男性世俗化”现象,他们是这个社会争权夺利的主体,在官场上,他们纵横捭阖,青云直上;在经济上,他们算盘拨得噼里啪啦响,赚得盆满钵满;甚至连主观精神世界外现出来的思想文化内容,都完全掌握在男性手中....

用这个逻辑,就能解释通贾宝玉的所有“怪异”行为。

他赞颂年轻的女孩是“无价之宝珠”,却贬低上了年纪的婆子是“鱼眼睛”,是因为年轻的女孩并未被世俗所沾染,而随着年纪的增长,她们要成亲嫁人,曾经年轻的女孩们变成了媳妇、婆子,她们着眼于生活的琐碎,每日为了柴米油盐百般算计,换言之:这些曾经的女孩们的性情在逐渐“男性化”。

同时,对于不具备这种世俗“男性化”的男子,贾宝玉便愿意与其交往,比如秦钟、蒋玉菡、柳湘莲等,他们性情纯净,处世潇洒,并非庸俗之辈,故而贾宝玉越过“女儿是水,男人是泥”的原则,与其结交为友。

因此,若是真的从本质来讲,贾宝玉讨厌的不是男人,亦不是媳妇、婆子,而是这个世界的庸俗,不论男女,只要跟“俗”字沾上边,贾宝玉便不屑与其交往,所以史湘云、薛宝钗规劝贾宝玉好好读书,考取功名时,贾宝玉抬脚就走,含沙射影地讥讽:“请姑娘别的屋里坐坐,我这里别糟蹋了您的经济学问”。

贾宝玉下定决心反对的是“俗”,而不是男人,他一心保护的也不是女孩,而是“不俗”。只是因为在封建制度下,女孩这个群体恰好最大程度满足了他的交际要求,所以才出现贾宝玉爱护女孩,整日厮混在女人堆里这样的表象错觉。

而带着这样的思路,我们再来看金钏的跳井自尽,贾宝玉的毫无作为。就能有一个全新的角度:贾宝玉保护女孩的决心,并没有读者想象得那么坚定,他的决心是建立在封建制度的基础上,一旦这种保护与制度相违背,他会立刻站在后者那一边,所以我们看到,金钏被王夫人打耳光的时候,贾宝玉的反应很令人心寒:

只见王夫人翻身起来,照金钏儿脸上就打了个嘴巴子,指着骂道:“下作小娼妇!好好的爷们都叫你教坏了。”宝玉见王夫人起来,早一溜烟去了。这里金钏儿半边脸火热,一声不敢言语。——第30回

如果是其他人打金钏,贾宝玉必然是敢站出来维护的,但眼下打金钏之人是王夫人,她乃贾宝玉的母亲,封建制度的孝道文化高高在上,贾宝玉不敢违拗王夫人一分一毫,所以只能偷偷溜走,留下金钏一个人挨打受骂。

亦有读者觉得,金钏不过是个丫环,故而贾宝玉懒得保护,若是林妹妹受委屈,贾宝玉是一定会拼命保护的。

很可惜,事实并不是如此。且看第28回“蒋玉菡情赠茜香罗,薛宝钗羞笼红麝串”,贾宝玉和林黛玉互诉衷肠,两人有这么一番对话:

宝玉道:“我心里的事也难对你们说,日后自然明白。除了老太太、老爷、太太这三个人,第四个就是妹妹你了。要有第五个人,我说个誓。”黛玉道:“你也不用说誓,我很知道你心里有妹妹,但只是见了姐姐,就把妹妹忘了。”——第28回

贾宝玉即便深爱林黛玉,他的思想上也越不过贾母、贾政、王夫人这三位长辈,这是封建社会的思想道德要求,贾宝玉显然深受其灌溉,并十分认同,这才有了“林黛玉在心中排第四”的说法。

但我们也不能因此苛责贾宝玉,看《红楼梦》亦要历史地看,相比封建社会的大部分人,贾宝玉已经表现出了极大的离经叛道意味,具有时代进步性,但他终究活在那个时代,故而行为上终归会有封建社会的烙印,这一点无可厚非,若是简单针对行为本身,忽略时代,硬要分出黑白善恶,当是毫无意义之事。